哑巴声乐团

超杂食患者

因为新捏脸系统和新门派
🐴个脑洞
带帷帽的纯良实则白切黑武当X动手动脚痞坏护食华山(攻受暂不定)
‘华山弟子欲睹武当弟子真容,舍命掀帷帽。洁身自好武当弟子又为何被幼女当街喊爹?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法令的缺失?’
(:з」∠)_大后天还要考试,感觉我的债越来越多了(:з」∠)_

不定时删✘

*最近特别嗜睡,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早上起的不早,中午困得不行要午睡,然后晚上九点多就又困得不行,从上周小小的犯了个胃炎之后就这样了,胃炎后遗症?不至于啊,毕竟胃炎犯过那么多次了(手动懵逼)
*突然告诉我下下周期末考试,这还没复习呢|・ω・`)
*听了杀破狼第三集炸成一朵烟花(●°u°●)​
*前天盲狙了全国1的作文,出乎意料的容易写[发刀子(误)],这几天忙过了写一下(:з」∠)_
*有人想要看原耽吗?我手头一堆原耽的脑洞……(快住嘴!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楚萧】就是小段子(九)

*真的是瞎写了,主要就是为了最后一句话*

——————————————————————————

【楚遗风已离去几近三十年,尘世的一切似乎都随当日那个青年的离去被一并关在了萧疏寒的屋外,唯剩一袭白衣的萧疏寒在时光的断流处不断回望那片他再触不到的灯火阑珊,而在那片灯火阑珊处,永远有一个鲜衣怒马的少年遥遥的朝他伸出手。】

“大道为何,请掌门赐教。”
“续存为道。贵和为道。勤正为道。修心为道。道即万物,变化无穷。在心,随行,方得。“

大道在心,可他心在的那个地方,早就不在了。

那个带着他心的青年早已离去。

时间久了,在萧疏寒脑海里,楚遗风的模样都已经模糊了,就连他自己都以为自己已经看破红尘、放下了这段执念,可每当听见有人提起那个名字,心就突然变做一汪苦水,苦得让人咽不下,又吐不出。 昨日那个鲜衣怒马的陌上少年早已被埋葬,可为什么偏要留下那些让他无法忘却的琐事呢?他不止一次的想过,若是楚遗风的离去能将他的记忆一起带走,该有多好。

“都说您已经得道不理会红尘杂事,为何对明月山庄的过去如此挂怀?”
“心有记挂,不破恐成心魔。”

可又教他如何看破,故人已逝,若是他自己再忘了,这世间便真真再寻不到他的踪迹。

看着那人离去的背影,白发道人像是对着什么看不见的人,轻声叹息。

“你未道别,我便当你远行未归,等你归来。”

——————————————————————
*一个突然的想法*

萧居棠曾说过,掌门很喜欢看武当的云海,陆海奔潮。
好像之前有说楚遗风很想看到海马吐雾,但是像楚遗风那样的人我觉得是不会对海马吐雾那种小玩意满意的,最能让他满意的应该是烈火炼殿或者陆海奔潮那种大景象。
若是楚遗风在遇到陆海奔潮这方面运气差的要死,一辈子都没见过陆海奔潮。
于是掌门在楚遗风死后,每一年,陆海奔潮的季节都会闭关,一个人看云海,带着楚遗风送他的皓月,就像和某个人一同观赏着那浩浩荡荡的武当奇景。

——————————————————————————

*乱七八糟的想法,不看也无所谓啦,没准明早我就觉得羞耻就删掉了(捂脸)*

看了掌门当初的新年祝福我一直在想啊,那么温柔的一个人怎么会是武当的三大冰山之一呢?
然后看到掌门的奇遇‘也曾有情,只是故人远行未归,有情也是无情。昨日抑或今日,有情抑或无情,已然毫无分别’时,突然想到,掌门不会老,大概是因为对于掌门来说,每一天都是在等待没有向他告别的楚遗风归来吧,一天、一月、数年、数十年、十数年,日日夜夜,都是一样的、静止的,毫无区别。
不管掌门是直的还是弯的,当初没有朋友的、也曾少年意气的萧疏寒遇见同样少年的楚遗风,定是把积攒了十几年的、无处安放的情都给了楚遗风,只是楚遗风就这样消失了,连带着掌门的情一起。

【楚萧】就是小段子(?)(八)

终于!能写到!自己最想写的!地方了!

————————————————————————————

*1*楚遗风原本有一杆竹笛,在某次打斗中为萧疏寒挡下一刀,人没事竹笛却裂了,萧疏寒就将’卧云‘赔给了楚遗风。楚遗风自觉卧云过于贵重,便将自己的佩剑——游龙双剑之一的’皓月‘给了萧疏寒,开玩笑说就算萧疏寒用不到,挂在床头也可辟邪,保他一夜好梦。

——————————————————————————————

【上一次说到,萧疏寒被楚遗风与李如梦叫出去,见证了二人的喜结连理。自那日回到武当之后,萧疏寒便大病一场,高烧不退。这可把萧家人给急坏了,生怕自家这唯一一个孩子就这么殒命,便更催促着明月山庄的李家人,两家人急急忙忙就近选了个良辰吉日,如此萧疏寒同李如梦的大喜日子就这么定了下来。】


萧疏寒整个人被烧得昏昏沉沉,身上一阵冷一阵热,人又陷在厚重的被褥中沉闷得厉害,便渐渐觉得喘不上气,连神志似乎都要散了开去。

“你们武当就这样照顾病人吗?”有声音在安静的室内响起,然后便有人将他从床榻上拉了起来。

萧疏寒只觉得呼吸舒畅了起来,身边包裹住他的温度让他舒适至极,于是他下意识的又往那个方向靠了去。

那人面对萧疏寒的动作没有躲闪,反而搂紧了人轻拍着对方的脸颊,柔声唤到:“疏寒?疏寒?”

萧疏寒的意识仍然在一片混沌之中沉浮,他努力了许久才勉强将眼睛睁开一条缝,透过湿热的水雾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遗风?”

“是我。”

“你来这做何?”萧疏寒头痛欲裂,但还是强撑着问。

“我听说你病了,可是因为上次受了凉?”

“我本身就易感风寒,秋日本身就易着凉,与你无关。“

胡扯。楚遗风心里想,嘴上只是道:“那种天气还骗你来见我,还是我做事太欠考虑。”

看着自己怀中嘴唇干裂的人,楚遗风一阵心疼:“疏寒你这样多久了?”

萧疏缓却再次陷入了高热带来的混沌中,只是轻声询问:“你为何不去陪着如梦?”

“如梦……”楚遗风顿了一顿,最终还是如实回了萧疏寒,“你病了,你家里着急,这几日一直都在催明月山庄快点准备你与如梦成亲之事,如梦被看得很紧。”

萧疏寒听清了楚遗风的话,难得眼神清亮了起来,话语却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那你们何时离开?”

“已经在打算了。”楚遗风随口答道,把话题扯了回来,“疏寒你这般究竟多久了?这么长时日,都不见好可怎么办?”

“我幼时啊,”萧疏寒仍不清醒只是笑笑,“大夫看了说,我这是先天不足,治不了,活不过弱冠……”

楚遗风本想告诉萧疏寒,这些话他们初遇那日,他都说过了,可却听萧疏寒继续说了下去。

“……遗风你看,现在我岁处到了,过了,没准啊,这年岁也就差不多了……”

“别胡说!”楚遗风突然拔高了声音,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看着萧疏寒又强迫着自己放缓了话语,“说你活不过弱冠,你这都过了弱冠,所以才会没事,你一个道长,怎么连这种事情都搞不明白?”

“嗯,嗯,遗风你说的对。”萧疏寒敷衍的应着,不知是故意还是有意,又执拗的把话绕了回去,“你怎不早些回去陪着如梦?”

“疏寒你是不是生气我这些日子没有来看你?为何总要赶我走?”病人脑子不清醒,说出的话不能当真,可一股带着委屈的怒气还是压不住的从楚遗风心里升了起来。

“我只是看你已与如梦成亲,总在我这呆着也不像话,我这有同门照应,不会有事,你就先走吧。”

“有同门照应这病还不见好?”你这些同门都是废物吗?之后半句带刺的话被楚遗风咽回了肚子里,这种事他不想与病中的萧疏寒争论,只是从自己包裹中掏出东西放在萧疏寒床头,“我找来的雪莲花,我不知如何用,让你同门替你做成药引服了吧。”

楚遗风说罢便起身想走,可身体还未离开床塌便被拽住了,后者将一块冰凉的东西递到了他的手里,楚遗风低头一看便被吓了一跳——那是萧疏寒从小便一直带着的玉佩,青白两条龙鱼紧紧相互咬合,在他手中闪现出温润的光华。

“疏寒,你这是做什么?”

“这是当初那个乘月色而来的道人给我的,说是这玉佩能保我平安。”萧疏寒缓缓道。

“我知道,疏寒你早就告诉过我了,这东西对你来说太重要,我不能收。”说着话,楚遗风就想把玉佩重新放回萧疏寒枕下,可手却被萧疏寒挡住了,对方控着他的手将玉佩握紧在他手中,脸色因高烧通红,神情却是说不出的严肃。

“遗风,我希望你好好的……和如梦一起,平平安安的。”见楚遗风仍要说什么,萧疏寒便赶紧接着说,“这玉佩,若你觉得真不能收,那等你回来再还我可好?”

“……好。”楚遗风沉吟了只一瞬便答应了,紧接着扬手就将颈上的玉链扯了下来不由分说的挂在对方的脖子上,“那疏寒你不准再说那种丧气话,要快些好起来,健健康康的等我回来,听见了吗?”

萧疏寒摸着那块不知被贴身带了多久的白玉,上面还残留着对方的体温,点了点头低声道:“好。遗风,你可带着卧云?”

“带着。”楚遗风点头。

“能否再给我吹一次?最后一次。”

“疏寒你!刚刚不是说了不准说这种丧气话吗!”

“遗风你莫动气,我是说你与如梦走后,怕是无法再来了吧?就算日后回来了,流言蜚语也定是不会少,再者,有了家室,总往武当跑也不合适。所以再给我吹一次吧。“

楚遗风将卧云拿在手中摩挲着这杆通体没有一丝杂质的玉箫却并没有动:“疏寒你还记得吗,从前你问我,若我有了妻儿怎么来给你吹笛子?”

“记得。”萧疏寒点头。

“当时我说,若我有了妻儿就住得离武当近些,那时疏寒你便早些睡,等疏寒你睡了,我再回家陪妻儿。”楚遗风说完看了看萧疏寒,正对上了萧疏寒因高热而朦胧着泪水的双眼,不知为何心中一颤,竟隐隐约约有了不详的预感。

“疏寒,”楚遗风压下心中杂乱的念头,为萧疏寒掖好被角,轻声道,“我楚遗风说了要为你吹一辈子的笛子,那就是一辈子,发了誓的。”

“嗯。”

“不会反悔、不会改的。”

“嗯。吹吧。”

”好。“


吹了一阵,楚遗风放下了箫,不知是真是假的皱眉:”箫的确是好箫,但终究吹不出笛的感觉,下次,疏寒,我还是给你吹笛好不好?“

”好。“萧疏寒应了一声,随后就是许久的沉默,就当楚遗风以为萧疏寒要睡着了准备悄悄离开时,床上躺着的人又动了,说的却又是他最不想听到的话。

”遗风,若有一日我……“

”疏寒!“

萧疏寒看着自己屋顶上繁复的雕花,长出一口气,只是那声音让楚遗风分不清究竟是长舒还是叹息:“遗风,你不必安慰我,你跟我说实话,你真的信我这幅身体能容我平安终老?”

“……”楚遗风咬了咬唇,却不开口,脸上第一次浮现出难言的神色。

“说啊。”

半晌,楚遗风才从嘴中挤出一句话:“我不说。我若说出来,就成真了。”

“我也不信,”萧疏寒垂睫轻笑,“假如真有一日,我先遗风你一步而归去,那——”

“那我就日日去你墓前吹笛,让你九泉之下也不会孤独;若之后我也故去,我便去那地下寻你,为你吹笛。若真有那日,疏寒……你要等我。咱们来世还做好兄弟。”

“嗯。”

楚遗风见萧疏寒终于肯闭上眼睛才渐渐安心下来,可他却未曾见那平静面容下的一颗心紧紧缩成一团。


【可你从前不是这么说的,你说,若有来世,你,娶我为妻。】

——————————————————————————

同时有楚遗风和萧疏寒的东西都写的差不多了,接下来,要写就是分着写了,况且还都是刀子,我这么渣还不认真的文笔,真的有人想看吗(心虚)

昨天又胃炎,歇了一天待着没事所以写了不少,之后就算写,可能也不会写的这么多这么勤快了,先跟看我文、喜欢的、给我点赞的大家说一声对不起(鞠躬)再者谢谢大家喜欢(再鞠躬)

【楚萧】就是小段子(?)(七)

*1*楚遗风是直男,比萧疏寒大5岁
*2*李如梦儿时以为萧疏寒冲喜这件事不过是玩闹并且能救人一命,于是乎便答应了,长大之后才知双方家长是真心要把自己与萧疏寒凑成夫妻。
*3*李如梦性格大大咧咧、行事爽快,与萧疏寒这个比自己小3岁并且畏畏缩缩、性格优柔寡断的少年十分对不上眼,带回家当个弟弟尚且闹心,更别提要结为夫妻。
————————————————————————————
【上回说到,张祖师辞世,萧疏寒邀楚遗风与其一同归家,并把李如梦介绍给了出遗风。谁知也喜欢舞刀弄枪李如梦竟与楚遗风一见如故,并在萧疏寒的牵线下,二人亲密指数迅速升温,发展到了萧疏寒始料未及的地步。这日,原本已经睡下了的萧疏寒收到了楚遗风飞鹰带来的书信,萧疏寒展信一看就变了脸色,不顾屋外雷雨大作冲了出去。】
————————————————————————————
“遗风!萧疏寒大声呼喊着好友的名字,生怕对方听不见。
“疏寒。”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叫住了他。
“遗风你无……”回过身,萧疏寒口边的半句话却被楚遗风身旁的人生生逼了下去,“……如梦?”
李如梦倒是对萧疏寒的出现丝毫不感吃惊,反倒冲萧疏寒古灵精怪的露齿一笑:“嘿,遗风说的果真没错,你得知他有危险,来得比什么都快。”
萧疏寒对李如梦这种半挖苦的调调早已习以为常,反倒是见到毫发无损的楚遗风而长舒一口气,只道:“你好端端的,为何写那种信把我叫出来?”
“我若不说我出了事,疏寒你肯这么痛快的从武当来见我吗?”楚遗风看着许久不见就又被自己摆了一道的萧疏寒,开心的同时又泛起了些内疚,“我可是误了你什么事?”
“无碍。”萧疏寒摇摇头将蓑衣解下,可蓑衣下的衣物却因他冒雨几乎赶了一夜的路早已湿透,加之秋风一吹又有些受凉,一个喷嚏就打了出来。
“我的错,我的错。”楚遗风见萧疏寒因自己受凉,不由得对自己痛心疾首,他麻利的解下自己的外披给萧疏寒裹上,像他们少年时自己给萧疏寒惹了祸一般一声接一声的道歉。
李如梦见到萧疏寒这般也是内心过意不去,表面上却只是啧了一声:“自己算算习武多久了,都是当师叔的人了身子骨还是这么弱不禁风。你们先说话,我去点个火盆给你取暖,”
听了李如梦的话,萧疏寒这才开始打量起四周,这个当初他与楚遗风曾经寡不敌众、狼狈不堪躲避歹人的地方如今增满了生活的小物件,若略去山石岩壁,这里几乎可算是一个家了。
“遗风,你们这是……”
还在忙着把萧疏寒裹成团子的楚遗风听闻抬头一笑:“我差点忘了,我如此着急着把疏寒你叫来,就是想让疏寒来做个见证。”
“见证?什么见证?”
“我与如梦成亲的见证。”
如同被什么重击,萧疏寒脑子中一片空白,呆愣了许久,才勉强找回自己的声音,张开口却嘶哑得不像话:“什么?”
“成亲,我与如梦。”楚遗风此时正沉浸在婚前的好心情中,看此时的萧疏寒只觉得对方像极了二人初见时什么都不懂的少年,下意识的就开口调笑,“怎么,莫非小道长涉世未深,不知‘成亲’为何意?”
可他没有等到萧疏寒做声,对方只是用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沉默的看着他,直到看到他开始发怵,才听得对方轻轻道:“你与如梦,成亲?”
“是。“楚遗风敷衍的回答了,可心思却因为萧疏寒的反应被搅得一团糟,”疏寒你怎么了,可是身子不舒服?”他说着便探头想去试萧疏寒的额温,却被后者微微一偏头默不作声的躲了开去,楚遗风也跟着一愣,呆在原地,一瞬间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尴尬起来。
“疏寒……”楚遗风思索了半晌,“你可是在气我直到现在才告诉你?”
萧疏寒摇了摇头,慢慢找回了自己的步调:“这是好事,我怎会生气,只是我与如梦的婚约,你们打算如何办?”
“从小就这么思前顾后,不见你何时痛快过。”李如梦的声音传来,“车到山前必有路,若是人人都如你这般,那这事情怕是都不要做了。”
萧疏寒看向李如梦本想说什么却惊讶的长大了嘴,李如梦手中竟牵着一个莫约两岁、睡眼惺忪的孩童,不禁一时语塞:“这……”
“先说好,这可不是我们的孩子。”楚遗风像是着急着证明自己的清白,急急道。
萧疏寒看这孩子白白嫩嫩只觉得喜欢得紧,不由得轻声笑起来:“我当然知道,你们哪来时间去生这么大一孩子。”
见萧疏寒恢复了往日的模样,楚遗风便也跟着放了心:“这孩子是如梦碰见的,不知是为了什么,这好端端一个孩子就这样被弃了,如梦觉得可怜便捡了回来。”
“她一向心软,不然儿时也不会同意为我冲喜,”萧疏寒伸出手去逗那个孩子,“你们也算是可以提前练练要怎么带孩子。”
萧疏寒接过孩子抱在怀中,可谁知那迷迷糊糊的孩子不仅不认生,一到萧疏寒怀中反而清醒了过来,一把揪住萧疏寒的长发就往自己的嘴里塞去,疼得萧疏寒五官瞬间一紧。
“香儿!不准揪头发!”楚遗风已经熟悉了这毛孩子的套路,动作灵敏一把扑过去将孩子从萧疏寒手中抱了回来。
“香儿?”萧疏寒看着那个仍然望着自己的娃娃,问到。
“楚留香。”李如梦坐下在二人边上,抱怨到,“他起的,问也不说是为什么,怕是随口一说,跟个淫贼似的。”
“怎么能这么说?疏寒你说多好听啊?“楚遗风委屈的抱怨,抬起头却只看着萧疏寒笑。

‘小道长,你们武当可是还要熏香的?’
‘我不曾熏香,为何如此问?’
‘我嗅得小道长你身上有股香气,觉得像是体香但未敢说,这么说来,倒真的是体香了?”
“大概是雪莲花的香气,我身体虚寒,常以雪莲花为药引。’
‘不管是什么,小道长你昨日这样往我身上一靠,我这衣服上都留了香气,怕是回了华山师妹们都会以为我这次下山走了什么桃花运。’

”疏寒?“
萧疏寒回过神来,笑了笑便低下头去,轻轻的‘嗯’了一声。
三人还未再说什么,楚遗风怀中的孩子竟清晰的叫了一声‘妈妈’,只是那只手却分明是冲着萧疏寒去的。
”你个小傻子,你娘在这呢!“李如梦被孩子搞的一脸无奈,她想抱回孩子,可孩子却挣扎着,依旧向萧疏寒伸出手,嘴里依旧固执的一声声喊着‘妈妈’。
楚遗风将孩子再度递回已经将长发悄悄束起的萧疏寒,道:”这孩子如此执着,不如让他认你做干——“
”干爹。“萧疏寒无语的瞥了一眼兴头一来便满嘴跑火车的朋友,下一秒却转了话题,”你们何时成亲?现在么?“
楚遗风摆手:“算了算了,都这个时辰, 疏寒你跑了一路又受了风寒,不如先休息,成亲之事等明日再说。”
“嗯。”


山洞中熄了蜡烛。


那一晚楚遗风并未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而萧疏寒在几次辗转后,只是沉默的望着山洞外的风雨渐息,光芒再度出现在天际,一夜无眠。


【楚萧】就是小段子(六)

*1*楚遗风是直男,而且有一张开光嘴

——————————————————————

【华山弟子向来注重承诺,而楚遗风这一诺,就是五年。张祖师辞世的那一日,萧疏寒戴孝跪在金顶大典之内,神情悲戚。那一日楚遗风并未前来。第二日,楚遗风也依旧未出现。第三日,张祖师出殡,华山派前来祭拜,楚遗风作为华山七剑之一,站在华山祭拜的队伍里。在祭拜完成后,华山的侠士与武当的道长们商谈着,楚遗风却从不知哪寻来空档偷偷溜出,满武当的寻找,最后终于在南崖边上找到了戴孝独坐的萧疏寒。】

“疏寒。”楚遗风看着那个一动不动青年有些担心的轻声呼唤。

听见楚遗风的呼唤,萧疏寒站起来却因为长时间久坐身体又些麻痹,重心不稳的晃了晃。

他站在崖边这一晃不要紧,却把楚遗风吓得够呛,连忙一个上步扶助了萧疏寒,看着面前几日不见似乎又消瘦了的好友,楚遗风不禁有些心疼:”疏寒,你可还好?“

萧疏寒却所答非所问,他看着楚遗风几乎是不可见的皱了皱眉:“作为七剑之一,你不去和师兄们商议要事,为何会来这?”

“那种事情自有合适的人去商议,与我没有干系,我在那也只能是个列席的。相比之下,我更担心疏寒你。”

“我有何可担心的。”萧疏寒叹了口气。

“我怕你……”楚遗风话说道一半就停了下来,他知道萧疏寒在武当的同辈内也没有什么说得上话的朋友,而今与他亲近的师祖去了,本是怕他一时想不开,此时见后者没有什么大碍,便也放下心来,本来已到嗓子眼的后半句话也索性不说了。

“人死灯灭,张师祖西去,脱离了尘世的叨扰,无需我们这些弟子为之烦心。”

“疏寒你虽然这么说,”楚遗风看着萧疏寒通红的眼眶,“可还是伤心的吧?”

“虽说不是为师祖,可怎能不伤心呢?师祖倒是落了无边清净,可只要我在世一日,却是也再也见不到师祖了。”

“疏寒,”见萧疏寒如此心伤,楚遗风忍不住想安慰他一下,抬起手来才做好了会被萧疏寒躲开的准备,谁知这次萧疏并没有躲闪,甚至连躲避的动作都没有,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被他抱在怀里,“疏寒,你还有我呢。”

萧疏寒一怔,随即只是轻轻的应了一声。楚遗风只感觉自己脖颈一热,像是有什么液体沿着他的衣领流进了衣服里,于是他只能像哄孩子一样轻轻拍着朋友的后背,待怀中的人不哭了才放开抱着萧疏寒的手。

楚遗风见萧疏寒偏过头去不理会自己,想来定是刚才那一哭觉得尴尬了,便先开了口:“若我有一日去了,疏寒你也会为我如此伤心吗?”

“别胡说。“萧疏寒皱起眉头,眼眶似乎又红了。

楚遗风依旧不管不顾的说了下去:“若有一日我真的去了,疏寒你为我大哭一场就好。“

”大哭一场?真不像你会说的话。“

见萧疏寒的嘴角勾了勾,楚遗风赶紧加紧攻势:”我这不没说完呢,哭完之后,你就该做什么做什么,别让我扰了你的清净。“

”哭过就忘了,就这么想让我忘了你?“萧疏寒也知道楚遗风又开始满嘴胡话了,于是故意挑起事端让他说下去。

”我可没说!就是怕到时候我在阴间喝着好酒,却见你哭哭啼啼的,这让我怎么喝的痛快?怕是要被你扰得活过来堵住你的眼睛才好安心去死。“

”噗嗤,哭哭啼啼?那岂不是像个女孩家?“

”还有啊,你可千万别忘了我,我死之后每年还等你给我祭奠点好酒呢,要不然你让我在地下喝什么。“

”好好好,“萧疏寒微笑,突然又像想起什么一般,”过几日你可愿意陪我下山?“

”陪是一定要陪的,不过疏寒你下山做什么?“

”归家。“萧疏寒长叹,却不再是悲伤的叹息,反倒像是无奈,“你从前不是说想见见我的未婚妻?这次给你见见可好?”


【楚萧】就是小段子(五)

*人设是通用的*

*1*楚遗风是非常态的乌鸦嘴,无论好坏,说什么是是什么

*2*二人初遇时萧疏寒16岁,楚遗风21岁

————————————————————————

 【上回说到,楚遗风向萧疏寒许下承诺为他吹笛,除了吹笛,楚遗风同时也想瞧瞧这武当八景是什么样子,只是不知为何,这陆海奔潮就像躲着他一般,始终让他不得见。此时,距离二人初遇,已经过了三年有余。这日,楚遗风到武当到得晚了些,却发现萧疏寒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准备入睡,而是在屋顶上打坐,后背挺得笔直,于是楚遗风也纵身一跃而上,坐在了萧疏寒身旁。】
——————————————————————————
楚遗风看着他身边打坐的小道长下意识的笑笑,现在的萧疏寒还未到弱冠,却已不再适合叫他‘小道长’了。这三年来自己未怎么变,当年还是个半大孩子的萧疏寒却是出落得愈加俊雅,看起来也倒真是有了几分令人望而却步的仙气,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眼前道长心里的那些脾气,一点都没变。
“疏寒啊。”
“嗯?”萧疏寒只睁开一只眼睛表示自己听到了。
“张真人是不是特别喜欢你?”
“师祖对众弟子一视同仁,我只是更喜欢亲近师祖些罢了。为何如此问?”萧疏寒看着有些严肃的楚遗风有些纳闷,不过想来又是这位好友在想什么点子来逗他了。
“我看你是和张真人越来越像了,”楚遗风往屋顶上一躺,偏头来看着萧疏寒,月光洒在后者流水般的青丝上,让他恍惚觉得萧疏寒似是生了满头华发,没来由的叹了一口气,“真怕你何时就看破红尘、飞升了、忘了我啊……”
“怕是忘不,”萧疏寒笑道,“整天拉着我喝酒说胡话烦都烦死了,怎么会忘了你。”
“嫌我烦啊?”楚遗风装着皱皱眉,“那我就只能更烦点了,最好是烦到那种连你见不到我都能听到我在你耳边叨叨的那种。”说着他便突然掏出自己的长笛开始吹起一首杂乱无章却又透着喜庆的调子。
“你干嘛!这大半夜的!”萧疏寒一个激灵蹦起来就去夺楚遗风的笛子,“想让我师兄抓住你打吗?”
“嘿嘿嘿,不给,他们抓不住我的,顶多发现你不睡觉在屋顶发呆。”楚遗风起身一闪,从萧疏寒伸长的手下轻松躲过。
萧疏寒抢,楚遗风躲,两人的声音在静谧的夜中传去处很远,没人注意到武当偏殿中早已熄灭的烛火星星点点的亮了起来。

那是最好的岁月,当时的两人都以为,这段岁月会如此一直、一直、一直持续下去。 


【楚萧】就是小段子(四)

*这回真的是小段子了

*以后都是小段子了

————————————————

前提

赏花赏月那夜之后,未曾喝过酒的萧疏寒宿醉,楚遗风以不放心萧疏寒和自己的马被黑店老板骑走了为由,陪同萧疏寒一同入京为皇帝送丹方。路上,楚遗风在发现萧疏寒睡不安稳的同时又发现了自己的笛声居然有安眠的功效,于是上京的一路上,楚遗风夜夜为萧疏寒吹笛,待萧疏寒睡着之后自己才会睡去。只是这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已经到了两人该分别的时候。

——————————————————————

 “小道长,你要是回了武当,没我给你吹笛子,怎么办?”楚遗风突然放下筷子冒出这么一句。
看着楚遗风那么认真的神情,萧疏寒有些想笑,自己又不是没了他楚遗风就没法睡觉了,以前那些年他不都这么过来了吗?
可萧疏寒还未说话,楚遗风就又开口了:”不如我去武当给你吹笛子吧?“
”啊?“这下可真把萧疏寒给吓到了,”你去武当,那华山怎么办?“
听了萧疏寒的话,楚遗风又爆发出大笑:”哈哈哈哈哈,当然是等我有空闲的时候了,总不能住在你们武当天天给你吹笛子玩,就算你管我饭,我也怕是要被无聊死。“
”……“
”疏寒你可真是太可爱了,当初你碰到的若不是我,而是什么歹人可怎么办啊!哈哈哈哈!“
楚遗风笑完才发现空气安静了下来,他看着萧疏寒,问道:”怎么了?“
见萧疏寒不答而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楚遗风细细回味了一下自己刚刚的话,恍然大悟,于是嘴角一勾,唤道:“疏寒。”
对修道之人直呼其名是大不敬,箫疏寒却轻轻的点了点头:“嗯。”
“该你了。”楚遗风见萧疏寒低下头去,伸出手在后者眼前挥了挥。
“什么该我了?”
“楚遗风一咧嘴,指指自己:”遗风。“
萧疏寒的脸猛的红起来,他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
可楚遗风却依旧坚持着指着自己:”遗风。“像是在教小孩子学说话一般。
萧疏寒张口闭口几番,原本沉静如水的眼神左右游离,见楚遗风仍然一脸希冀的看着自己,才终于发出声来,声音却因为太过紧张而变得沙哑:“遗……遗风。“
话说出口萧疏寒就把头低了下去,只觉得自己的脸轰的一下便烧了起来,耳边听见楚遗风竭力忍耐的住的低低的笑声。 



【楚萧】就是小段子(三)

*这回还是铺垫……

下一回就是小段子了……(心虚)

————————————————

 上回提到,青年将小道长赶出了厨房,自己亲手做了热腾腾的饭菜与萧疏寒一同吃了,吃完饭,均是赶了一天路的两人都颇感疲乏,便接连展了铺盖,就在这大堂睡下了。只是躺了许久,青年却睡不着,依旧心心念念着天上悬着的明月,在铺盖上翻滚了一阵,还是忍不住去骚扰萧疏寒。

————————————————————


“小道长,睡了没?”青年朝着平躺——好吧,他更想形容成挺尸——在另一端的萧疏寒喊道,说是喊,实则声音极低,若是入睡了,定是听不到。
“没。”果不其然,他听到了小道长些许清冷却还带着软糯的声音。
“那不如一起去喝酒!”青年掀了床被,一下子跳起来。
“什么?”萧疏寒还没来得及动,第一个反应却是去拒绝这个半夜要拉自己去喝酒的半生不熟的热情青年,“我明早……”
“嘿,反正小道长你不是也睡不着吗?与其浪费时间在这躺着,不如陪我去喝酒。”青年连萧疏寒的反驳都没听完,一手直接把萧疏寒扛在肩上,另一只手麻利的拎起几坛酒像只猴子似的一溜烟窜上了客栈的房顶。

刚踏上房顶,原本被青年扛束手无策的萧疏寒便失了挣扎的欲望,刚刚着急入店,萧疏寒未曾发现着客栈门前竟是有一株巨大的海棠花,这时节恰是海棠盛放,香气在刚下完雨的清新空气中澎湃的弥漫开来,还带着水珠的紫粉色花瓣随着风飘旋。
“你看,这时候赏花赏月正好,“青年把萧疏寒放下,又笑着把酒递到后者的眼皮底下,”有风有酒有人陪便更好,小道长你说是不是?“
萧疏寒没有反驳青年的话,只是看着青年端来的酒为难:“这……”
“小道长可是清修禁酒?”楚遗风看见萧疏安的犹疑,问到。
“不。只是……我从未喝过。”
”没喝过才要趁着现在尝尝,等你清修了,一辈子没尝过酒为何物岂不是可惜?“
萧疏寒想了想青年的话倒也觉得有些道理,便接过了酒碗。只是这第一口萧疏寒就被呛住了,不断咳嗽间他听见青年的笑声以及感受到对方轻拍在他背上的手。


【数十年后,萧疏寒抱着怀中肉球般的小小婴儿抬起头,雨后初晴,挟着花瓣的微凉春风从窗口灌入,整间屋子便尽染了香气。他心间有什么突然一动,转身对着朴道生道:”这孩子,就叫萧居棠吧。】



【楚萧】就是小段子(二)

*好像已经不算什么小段子了,不过貌似也不是什么文,主要是给其他段子做个铺垫(吧)
——————————————————————
见到前方的点点亮光,萧疏寒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勒马走近。
这前后无村店、左右无人烟的平原之上,放眼望去只有这一家客栈突兀的矗立着,门前不合时宜的灯笼在无边的黑暗中散发出诡异的红光,让萧疏寒心中有些犯怵,但他没得选,只能壮着胆子推开了客栈的门。
他一进门便怔了怔,偌大的客栈除了坐在大堂正中央的青年,竟像是空无一人,而那青年的桌上,除了酒便只有酒。
见萧疏寒进来,那青年也不做反应,长腿依旧是一条搭在长凳上,一条垂在地上的随意模样。
“……”萧疏寒打量着眼前的这幅光景,心里开始打起退堂鼓,考虑着要不要转身出门继续赶路。
青年见这样一位身量还不高的小道长木头桩子一般的杵在门口,不禁觉得有趣而笑出声来:”这是家黑店,黑心老板已经被我赶走了,不过想住,小道长你恐怕就要自己照顾自己了。“
我看你这样就让这家店很像黑店了。看着大口喝酒的青年以及他脚边滚落的瓶瓶罐罐萧疏寒忍不住腹诽。
见门前的小道长仍然不肯进店,青年放下手中的酒碗大大咧咧的一指天,道:”外面这天儿,怕是就要落雨了,小道长不进来难道是想淋着雨继续赶路吗?“
像是为了应他这句话,巨大的亮光伴着一声震耳欲聋的闷雷贯穿天际,接着大雨倾盆而下,门外的冷风劈头盖脸的朝萧疏寒扑来,水珠溅上了萧疏寒的脸颊。
”哈哈哈,瞧瞧我这张乌鸦嘴,小道长你不会怪我吧?“青年见着屋外的雨势大大咧咧的一摊手,末了还冲着萧疏寒眨了眨眼睛。
萧疏寒看看青年,又回头看看屋外的天气,默不作声的叹了一口气踏入大堂:“无碍。”

这人莫不是是酒缸化的妖吧?不然怎喝的下这么多的酒?萧疏寒沉默的看着坐在大堂另一端的青年,在心中嘀咕到。
似是觉察到了什么,青年抬起头来便朝萧疏寒的方向望去,对上对方的目光,萧疏寒浑身一震,握紧了拳头才没让自己躲闪着挪开视线。
青年也是十分纳闷,这小道长从一进门便端坐在大堂的那一边盯着他,别说吃东西了,连口水都不喝:“小道长你不渴、不饿吗?”
“渴。饿。”萧疏寒只是顺着青年的话点了点头。
“喏,厨房在那边,”青年只当萧疏寒认生或是害怕自己是歹人,“小道长可放心,我不是歹人,不会对你做什么。”

听着客栈外惊雷和着大雨的瓢泼之声,青年一边饮酒心里也是不禁泛起嘀咕,也是不知那黑店老板和小二怎么样了,自己把马让给了他们,此刻应该也能到驿站了,不过不知这荒郊野岭有没有狼?算了,若是被狼叼了去也是他们自作自受,怪不得自己。这大雨也该下够了,天该是月朗星稀,是个赏月的好天气,只是不知那正在做饭的小道长有没有兴趣和他一同赏月……
这么想着,青年突然闻到一股焦糊的味道,定睛一看,一股浓烟竟是从厨房的方向飘了出来。

”小道长你在干嘛?“青年一下推开柴房的木门,一股被门扉憋住的浓烟扑面而来,呛得他不断的咳嗽,鼻涕眼泪竟是都要冒了出来。
”小道长?“青年不敢进去,只能冲着厨房大喊。
”嗯?“萧疏寒的声音出乎意料的清亮,他应了一声便从浓烟滚滚的屋内走了出来,只是脸花得像是把自己投入火炉烤了一遭一般。
“小道长你无事?”青年大惊。
“无事。”
“那你可是要烧了这客栈?“
”我……“萧疏寒一瞬间便尴尬了起来,失声了许久才憋出一句话,”……我不会做饭。“
”……“青年愣愣的看了萧疏寒一阵,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我还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小道长你去歇着吧,歇着吧,我拾掇好了做好了饭便去找你。“说罢便拉起围巾将口鼻一围,钻进了浓烟中,把罪魁祸首萧疏寒一个人丢在了厨房外。

【年华老去,往事如烟,经年的风蚀水侵之下,记忆似乎也已变成碎片,零落得再难以拼凑,就连那人的容颜萧疏寒都已无法回想,只是那段笑声,像是镌刻在了他的心上萦绕不去,如同心魔。】